《靜默。邊境族》

日期︰2014.6.26 (四) - 29 (日)
地點︰牛棚藝術村 (12號單位及空地)
製作︰小息跨媒介創作室
類別︰香港 » 戲劇 » 本地演出
簡介

聲像裝置 X 身體劇場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X Body Theatre

檢查站上的年輕軍人、守護聲音的老人、攜帶炸彈的父親、失語的記者......邊境族在任何一個國家裡,又不在任何一幅地圖上。邊境族是每一個被逼害的民族,每一把消逝中的聲音。他們一直都在,而總不被聽見。

「我們是虛構的 我們是真實的
我們不僅在外地流亡 更在自己的家園流亡」
--這是一個不存在的族群,如河流般的千年故事。

「邊境族」不是某一個特定的民族,而是所有家園被侵佔、身份被剝奪、文化被斷絕的人們;不是「他者」,更是「我們」。如果戰爭是權力與暴力交合的極端形式,那麼,權力到底是甚麼?暴力的根源在哪裡?小息跨媒介創作室在古蹟建築牛棚藝術村裡,以聲像裝置、現場音樂、形體舞蹈及戲劇探討戰爭、暴力與權力,詰問人性與自由。請準備耳朵與心靈,踏進邊境,傾聽被噤絕的聲音。


小息跨媒介創作室《靜默。邊境族》,以聲像裝置展覽,與糅合多媒體、形體舞蹈的環境劇場作品,探討戰爭、暴力與權力的關係,詰問人性與自由。

創作核心:一厥關於不存在的族群之噪音混奏曲。
《靜默。邊境族》是一個關於流亡、國族、身份、家園、土地與記憶的故事。導演及文本創作陳冠而曾在旅途上親身認識到西藏難民、庫爾德流亡者及維吾爾人,逃亡者的流寓生涯對照著現代旅人浪漫化的流浪,一個個真實故事千言萬語,促發她的凝思:如果戰爭是權力與暴力交合的極端形式,那麼,權力到底是甚麼?暴力的根源在哪裡?

作品以一個不存在的「邊境族」為核心意象,以「靜默」意指被噤絕的聲音。「邊境」最直接的意思是國界,而流亡者就是被逼離開家園的人。引申自此,「邊境族」不是某一個特定的民族,而是所有家園被侵佔、身份被剝奪、文化被斷絕的人們;不是「他者」,更是「我們」。遠鏡的他方戰火疊現各種形相的暴力,溶鏡至香港的槍林彈雨。透過對照、沉思與探問,《靜默。邊境族》由遠而及自身,直面本土所面對的種種問題。關於恐懼、仇恨和自由,我們未有解答,但是不發問,就不會有前行的路徑。

故事從幾個邊境人物開始:守護聲音的老人,吟唱著失卻文字的邊境族之歌,訴說古老記憶;終日穿梭邊境的記者突然失語,無法發表任何文章或講話;在檢查站當值的年輕軍人嚴守驅逐他族軍紀,但記憶逐漸出現異常,彷彿聲頻被干擾……石頭之屋的破敗牆桓把這些不敢相遇的身影拉在一起,一場場對話在暗角展開。

展演特色:古蹟中的聲像裝置 以身體游走邊境
是次展演包括「裝置展覽」與「演出」兩部分,選址古蹟建築牛棚藝術村 (前馬頭角牲畜檢疫站) 的12號單位及空地,創作團隊將把古老的紅磚屋化成一間烽煙瀰漫的「Bayt」 -「Bayt」在阿拉伯語中直譯為房子,喻意對家族與家園的嚮往,也是身份的憑藉。

節目以聲像裝置此形式切入議題,多媒體創作人成博民將以媒體語言思索影像媒體所建構的「戰爭」與「他者」,成為是次展演一大創作主軸。聲音創作人梁寶榮更將以現場音樂及聲境拉出另一維度的辯證 — 媒體噪音、權力機器的巨大聲浪、被噤絕的聲音……聲音作為隱線,展演將挑出聲音的多重質感,觀眾請備好耳朵,留心傾聽。

演出部分不設觀眾席,觀眾隨表演者與聲像游走邊境內外。形體舞蹈部分更邀得香港舞蹈年獎得主李思颺編舞及演出,帶領幾位創作演員進行為期數月的工作坊及排練,以各異的身體對照身份與文化的深層衝突。

製作/演員
主辦陳冠而
製作小息跨媒介創作室
文本及導演陳冠而(Chan Kwun Fee)
多媒體設計成博民(Oliver Shing)
聲音及現場音樂梁寶榮(Po Wing)
編舞及演出李思颺(Justyne Li)
創作及演出鄭佩嘉(Pui Ka), 戴俊笙(Johnxon Tai), 魏灝麟(Hollis Ngai)
技術總監林慶麟(Lam Hing Lun)
燈光設計郭佩欣(Kwok Pui Gum)
服裝設計鄭崑珩(Timothy Cheng Kun Hang)
裝置執行林希彤(Lam Hei Tung)
地點/時間/票價
牛棚藝術村 (12號單位及空地)
2014-06-26 ~ 06-29 | 8 pm
HK$ 160, 110*
相片/影片